贵州百蚂蚁连锁店

  • 联系人:杨先生
  • 电话:0851-85760310
  • 邮件:445952832@qq.com
  • 手机:18083628879
  • 传真:0851-85760310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新农合救命钱竟成医院"取款机"!安顺多家医院套3000多万,42人被刑拘
新闻分类
新闻频道
新农合救命钱竟成医院"取款机"!安顺多家医院套3000多万,42人被刑拘
发布时间:2015-04-11        浏览次数:272        返回列表
    【摘要】看病专车接送,住院伙食免费。贵州一些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定点机构用“好福利”招揽病人的背后,是伪造病历,虚构治疗过程、虚开账单,骗取新农合基金的行为。日前,安顺市破获系列涉嫌骗取新农合基金案件,涉案资金3400余万元,公安部门已刑事拘留42人。本应是救命钱、保障线的新农合基金,被人肆意套取。
    
      

医院工作人员 伪造材料


 

根据惯例,患者入院时预交的医药费一般与最终个人支付的医药费相当,一旦患者预交费不足时,医院一般会要求患者补交以防止医药费被拖欠。2014年6月,安顺市纪委、安顺市审计局对安顺康复医院新农合基金报账情况审计时发现不正常:有的病人入院时预交医药费才200元,而出院结账时个人所交纳医药费却是1100多元,预交费远不足支付患者住院医药费。


 

案件移交到安顺市公安局作进一步调查。侦查人员调查了郭伍德等6名住院患者,发现他们实际只预交了4200元,最终所花费用也是4200元左右,但医院账目却显示6人医药费是9400元。


 

公安人员迅速封存了康复医院的电脑系统,将医院报送到农合办报销的病历、账单与医院记载的真实治疗纪录进行比对,发现后者费用远低于前者。安顺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副支队长刘亚云介绍,安顺康复医院在管理人员的带领下,医生、护士、会计、后勤人员相互配合,涉嫌3年骗取新农合医疗基金250余万元。


 

安顺市西秀区新农合办副主任王雷说,参保农民在住院时,一般只需要交纳约占全部医药费用20%左右的个人支付部分即可,剩下80%左右的医药费先由诊疗医院垫付,在病人出院后,由医院汇总病历和费用清单到当地的新农合办申请新农合基金补偿。这种先支付后报账补偿过程,让一些不法分子钻了空子。他们通过伪造病历虚增医药费申请报账补偿,从而达到骗取新农合基金的目的。


 

第一起骗取新农合基金案暴露后,安顺市决定全面梳理排查全市范围内有新农合医疗费报销资质的医院,发现各县、区均有医院存在骗取新农合资金的情况。普定县马官医院、镇宁县城关镇博爱医院、现代医院、城关医院、西秀区阳光妇科医院、关岭花江友谊医院均被立案侦查,接着又抓获犯罪嫌疑人34名。目前,查明3年来该市涉嫌骗取新农合基金3400余万元。

介绍病人就诊 可获奖励


通过查处安顺康复医院,公安机关发现不法分子骗取新农合基金主要分为小病大治、将不属于新农合基金报销的治疗费用转为可报销的费用、编造虚假用药和诊疗三种手段。


 

小病大治,即是将门诊接治的病人强行要求住院治疗。病人到医院后,医生盲目夸大病情,诱导甚至迫使病人住院,或者挂床不住院,既增加患者负担,同时也套取了新农合基金。


 

将不属于新农合基金报销的治疗费用转为可报销的费用。患者刘某的人流手术不属“新农合”报销病种,手术费1500元已由刘某自费支出。而医院却将刘某的病情伪造成盆腔炎住院病例,向新农合申请补偿1200元。


 

编造虚假用药和诊疗。有的患者病例上每天都记录有B超等检查;有的患者病例上记录的用药次数远远高于实际用药情况;有的患者实际上用的是价格低的药,在病例上记录的却是价格高的药;有的患者只住了5天院,却被伪造成住院8天。


 

在患者李某的一张检验单上,共有复写纸、蓝色和黑色三种笔迹。办案民警告诉记者,这说明不是一天写出来的,而是事后伪造的。


 

陈某是安顺康复医院肛肠科的一名主任医生。他说每次病人出院后,院方都会叫他补几张处方,然后送去新农合办报销。刘亚云说,医院以每月一万到两万元的高工资来利诱医生开具虚假处方和病历。


 

为获得更多作案机会,这家医院将广告宣传做到了偏远乡镇,甚至承诺看病专车接送,住院伙食免费,介绍病人到医院的给予奖励50元。


 

监管失位 须及时补牢


 

新农合一般以县为单位进行统筹。贵州省近几年来新农合基金支付水平一直在高位运行,部分地方透支风险凸显。其主要原因是住院率异常攀升和次均住院门诊费用过度增长,背后则是个人及医疗机构造假骗保问题。贵州2013年有31县(市、区)发现存在问题,查出违规医疗机构313家,违规人员58人。


 

安顺康复医院等医院是安顺开展新农合制度以来的第一批系列犯罪案件,其中暴露出参保人员法律意识不强、监管人员失位难尽职、相关法律依据缺失等体制机制上的漏洞。


 

根据规定,新农合医疗定点机构须公布当月每位患者的补偿明细。很多参合农民发现过自己公布出来的治疗费用远比实际多得多的情况,但部分农民认为只要自己交的钱不增加,基金补偿多少、补偿给谁与自己无关,导致群众监督作用无法发挥。有的参合者甚至将新农合证转借他人,助长骗取基金行为。


 

此外,是监管人员失位。西秀区新农合办副主任王雷介绍,西秀区有50万农村人口,新农合定点医疗机构四五百家,但负责全区新农合监管、报销审核、资金拨付的人员却只有四五人,当地新农合一年住院人次是5万多次,门诊80多万人次,很难对每个病例用药、治疗的合理性予以仔细排查。


 

再次,是法律依据缺失。西秀区卫计委副主任程寿泽说,新农合的管理依据仅是政府与相关部委的相关文件,没有立法予以保障。新农合管理部门在发现定点医疗机构违规行为后,只能根据协议对其作扣款处理,对于定点医疗机构负责人的违规行为,也只能建议有关部门进行处理。而这对不法行为难有震慑作用。


 

安顺系列骗取新农合基金案件发生后,贵州省卫计委和贵州省公安厅根据相关法律下发通告,将6种行为认定为涉嫌骗取新农合基金行为,对这些行为可分别进行罚款、治安拘留,已经涉嫌犯罪的将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安顺新农合管理部门出台新的新农合定点机构管理服务协议书,成立了300人的专家组,加大对报销病历的抽查力度。


 

据新华社电